追蹤
珊珊的散步日記
關於部落格
放慢腳步,

用心感受每一分感動...
  • 8861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0

    追蹤人氣

血藤-在回憶小溪的巧遇


那是童年時,來到這山裡,在忙碌的農務工作之外,最令人期待的娛樂之一。
翻石頭抓螃蟹,徒手抓小魚,這些對當年的我而言是“雕蟲小技”,在現在的我看來卻都成了是“特技”;童年時的自己,不用人教,就懂得如何與大自然親近---用我自己的方式(笑)。
 
我站在這裡看痴傻了,深深深呼吸,想找尋空氣裡熟悉的氣息,卻嗅到一絲絲詭異...確實是詭異,一股“聞所未聞”的氣味撲鼻,循著那味道找去,卻看見眼前一株巨大的植物,上頭掛著成串成串的,一朵朵笑逐顏開,一朵朵都散發著剛剛聞到的那股詭異氣味......
 

血藤吶!
三步併作兩步,也顧不得青苔的濕滑,手、腳、屁股並用的翻越一個個溪石。
一個人,四隻狗,一起來到她的腳下。
抬頭,就見花兒朵朵,朝我咧嘴而笑,我也忍不住笑開了。
 

知道她有美麗的花,卻只在圖鑑上見過;知道她分佈於中、低海拔森林,卻從沒仔細留意過。
原來就在充滿童年記憶的這座山,這條小溪裡,美麗的花不知開了幾個花季?
一直在這裡,那樣美,那樣靠近,我們卻到現在才相遇。
 

選了一塊大石頭坐下,拍照,也和花對話。
狗狗濕答答的跑來對我搖尾巴,咧開的嘴,露出半截舌頭,哈哈哈地喘著氣,我說牠們此刻的模樣和血藤的花還真沒什麼兩樣哩!(笑)
不久,牠們又留下我一個人,跑開,四處探險去。
 

含苞的花像含羞帶怯的少女,抿嘴微笑。
 

去年留下的莢果,像上了年紀的老嫗,歷盡風霜,孤零零的掛著。
 

花朵的模樣...有人說像紫色甲蟲,有人說像成串紫葡萄,你認為呢?
我覺得更像穿著荷蘭傳統服飾的少女(像這樣)。
 

漸漸的,也就習慣血藤發出的那股氣味。
就像起初不習慣長大之後所要面對不願面對的一切,時間一久,也就習以為常了。
 
特殊的味道,將我吸引過來,肯定也會招來逐臭之夫的青睞,於是蜘蛛在花間張網等待。
 

坐在巨石上吹風,不想離開。
小黑帶著小小黑跑來,然後又踩著濕答答的腳離開,濺起的水花沾濕我的衣服;看著牠們在溪中淺灘恣意奔跑,彷若孩堤時的我們,放開心玩耍,不用擔心弄髒,也不用擔心形象問題(笑)。
 
現在,就我一人,在這充滿兒時回憶的小溪,思緒隨水奔流,流到好遠好遠,那個再回不去的記憶裡...
 

藤本植物給人感覺是嬌柔的,可眼前的這株血藤從溪的這邊伸展到溪的那邊,看似柔弱的藤蔓,依附著其他植物,一步步攀上森林的頂層,享受樹梢的陽光,無怪乎有人稱她為「飛舞的巨藤」。
 

粗壯的藤,是魯凱族獵人在山中缺水時的水壺;亦是魯凱、排灣族新嫁娘在婚禮時,鞦千架上載著新娘滿滿幸福的繩索。
看著眼前的巨藤,我不是口渴的獵人,也不是待嫁新娘,卻是滿心的感謝與幸福。
 

據說,要想見到血藤的花不是那麼容易,因為生長在密林裡,而且花期短,很容易就讓人與她擦身而過。
因此,人說若能在野外見到血藤開花,將會為自己帶來幸福,是真的嗎?
還是那句老話,我相信,因為相信比較幸福。(笑)
 
狗兒玩累了又回到身邊,陪我靜靜坐著;我抱著小黑,一人獨享這滿山的幸福。
 

兩星期後,趁難得的休假日再到小溪邊,花兒早不知隨水流到何處,沓然無蹤,只剩光禿禿的藤。
但記憶裡的花兒,燦爛如昨。
 
時間長河推著我們向前走,忘不掉的回憶像鮭魚洄游,儘管離故鄉再遠,卻還是耐不住鄉愁。
到如今我還忘不了那天,與美麗的血藤,在我的回憶小溪裡的巧遇......
 



聽珊珊碎碎念完之後,來認識一下血藤...

血藤 Mucuna macrocarpa Wall. 
分類:豆科 血藤屬
別名:大血藤、烏血藤、串天、入骨丹、青山龍、大果禾雀花、大果油麻藤
原產地:中國大陸南方、台灣、馬來西亞、琉球和印度
分布:台灣分佈於全島低海拔山區空曠處、林緣及溪邊,最高可達1500公尺中海拔地區。
花果期:花期 3-6月;結果期 8-11月
特徵:血藤為豆科血藤屬常綠蔓性木質大藤本植物。
 
   莖具攀緣性,莖蔓延長達 20 公尺以上,木質,多分枝,小枝具鐵鏽色毛茸,莖汁紅色。
 
   葉為三出複葉,頂小葉長橢圓形,長 12~15 公分,寬 6~7 公分,葉背被褐色絨毛,葉尖鈍
   形,尾狀突尖或微凹,葉基楔形或鈍形,全緣,葉柄被褐色柔毛,互生,側生小葉卵形或卵
   狀長橢圓形,較小。
 
   深紫色蝶形花萌發於葉腋,花大形,花軸被銹色柔毛,花萼寬鐘形,5 齒裂,外被銹色柔毛
   ,旗瓣近圓形,總狀花序。
 
   莢果劍形,扁平,長 40 公分左右,寬 3 公分,種子間呈緊縮狀,密被褐色刺毛。
 
   種子黑色扁平,質地堅硬,早期孩童都會將血藤子在地方磨熱拿來捉弄別人,俗稱「電火
   子」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